宇佐见泠

整日活在梦里,梦里有云,云里雾里。

②周防尊

那位红发的少年撑着十束多多良被打工店店长临时叫走而遗忘带走的透明长伞。

为了省力,同时也觉得有些麻烦得将伞骨倚靠在肩膀上,走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自己压根就是没有目的的晃悠。

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让东京的街道也跟着寂静安宁。雨滴的声音就在耳畔不停响落,本该是腻烦厌倦的东西在此刻不可思议般的安抚了一直以来莫名烦躁。

连从烟盒里抽出来的烟都懒得抬手点燃,百无聊赖。

路过的贩售机像是电路故障,一排排按键忽明忽暗。

许是某种名为命运的提示,他突然想起草薙出云接手那家名为Homra酒吧。

“啊,回去吧。”红发的少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的湿泪被衣袖吸食。

分叉的路口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都会是一只猛兽甘愿沦为困兽。


2018.8.13生贺

又是一年夏季,这是火炉内的世界,呼吸炽热,也燥热。

打开烟盒,叼住上方的烟蒂一角,上下的唇包住之后瞬间两齿一松,点燃的同时吸气,动作行云流水,不会弱于老烟枪的你。

今天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当属于我的神明出现在面前,除了跪下,用深情凝视他外,我又能做些什么?”

换做是我的话,我可能在一时半会儿可做不出什么,我会看着他流下满脸的泪水,欣喜若狂。

再用手掌贴紧他的肚腹,感知温度真假。

又会用不同的声线,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喊的都是神名。

这大概都是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吧。

我大概就是活在了梦里吧。


草薙出云(一)

*全员向

*可能未来填的坑

草薙出云做了个梦,他坐在了摩天轮其中的一个格子里。透着明亮通透的玻璃看着的是——过去。

少年叼着面包,金眸始终如一的淡漠,撑着脑袋,直到把面包的最后一截塞进嘴巴,简单咬了两口吞下了肚才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平时喝的没有了,反正都是一样的吧。”草薙出云独有的嗓音透露出无奈,关西腔在话尾突然一转,表情扭曲了一瞬。

“……尊,好喝吗?”

“啊?”周防尊皱起了眉,对于友人的话感到不解。

他现在还能想起当时喝着的草莓酸奶太酸,刺激着味蕾,牵扯到泪腺一同酸涩,一切像是昨天才发生过。

可如今墨镜挡在他的眼前,眼皮隔开了色彩,紧闭住湿润,难以流露出更多。

第三王权者周防尊死了,死在了雪夜里,这是周防尊自己选择的路。


野蛮人不配拥有沙发

*此篇尊礼向

*作者非尊礼单箭头,K的其他相关cp,我都吃,除某部作品以外全部DD党,关注需谨慎。

*此账号除了同人也更新自己写的一些原耽或者原耽同人,关不关注无所谓,随缘就好。

*七月七开始日更K相关同人,截止时间暂定。

*文中的店在现实中有原型,会放图在lof,可戳头像看。

宗像礼司在推开那扇店的门前有些惊讶,周防尊居然会约他来一家这么雅致的店里。

招牌两边都别了花,夜晚的光线黯淡,所以他并不能认清花的品种,只能隐约用店内折射出的光看出是粉色,是假花,也难怪没有香味。

店里不大,但作为私人空间是足够的,一楼是做食物的地方,二楼才可供客人静座。

沙发只有一个,而周防尊的坐姿真是不敢让他恭维,明明是两个人坐的位置,居然就那么躺着,脚也不老实架在面前的白色长矮桌上,而桌上的矮桌没有放烟灰缸,周防尊竟然是拿了一个一次性塑料杯往里头倒了些水就着用。

“第三王权者周防尊,你这样还能算王吗?”

周防尊吐出嘴里的白眼,舌根略感苦涩:“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有别人。”

“你还真是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啊。”

周防尊打了个哈欠,并不是很想理他的这句话,坐直,烟头丢进水里,去厕所洗了把脸才回来。

宗像礼司见人一走,立马占了一半的沙发心情很好,想着要不要等老板回来问一下是在哪儿买的,经费拨下来了,是时候让屯所改善一下环境了。

这么想着,眼镜就跟着反了到光,周防尊刚好看见,顿了一下才问:“你又在想些什么?”

“想沙发。”

“巧了,我也想。”

宗像礼司夸了人两句,难得啊,野蛮人也会想这沙发不错啊……看着周防尊勾起笑容的脸,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太对,瞬间明白,周防尊的意思。

“这是在别人的店里哦。”

“老板都死了。”言下之意就是,我烧死就是我的。

“……”

宗像礼司被推倒前是不知道天花板还装了镜子的,周防尊撕他衣服的动作迅速,他拒绝的话又咽回肚,想着反正关键的地方也看不到,也就无所谓了。

跟周防尊做也不只一两次,可每次在被完全进入时他总会闷住一口气,再慢慢吐出,周防尊就喜欢在这个时候吻他一下,然后在里面冲撞,每一次都是平时所无法感受到的欢愉,每一次都是无法抓住到的快感。

修剪过的指甲在皮肤上的留下的是浅红,周防尊总觉得这是宗像礼司对他是所不满,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们相性一直都不怎么合。

宗像礼司这次抓人真是故意的,他开始想着天花板上的镜子看不见私处就不会尴尬,可他现在却看见镜子上映照出自己陷入情__欲的脸,低头看,又看见因舒适而蜷缩起的脚趾。

“混蛋。”

周防尊咬了下他的下巴,并未说话。

也许只有在这种时他们俩才会稍微安静一点了。

除了空调散发出冷气的声音,就只有喘息。

一个低沉,一个隐忍,却也足够为彼此动情。

我xN2

*BL向

我坐在那扇门旁的楼梯口,口袋里的烟盒被挤压变形拿出来时并不好看。

心情紧张,又或者说是有些心动,很快我就要进去了,进去,挑战我的第一次,我与它相见的第一次。

舌在口腔内曲折一番,顺势还舔了口唇,有些干燥,不过我相信见到他之后,我便能望梅止渴,或者从他的嘴里汲取生存的养分。

旁边的人在一起等待,有人问我:“你有信心吗?”

我装作没有听到,恰好铃声响起,老师让放下背包手机连声音都不允许开启,会影响发挥。

被机器扫了全身,安全无害。

攻略下他对做好准备的我只有两大重点,认真听他的每句话,每个用词,让他为我心动,也跟着情动。

事实上我还是错了。

我招架不住他,他实在磨人。

他吐出的文字暧昧不已,光是想提起精神听都不容易,更别说看他动情的样子了。

他游刃有余,我做的准备没有丝毫用处,一昧在他体内进攻地毫无章法,他欣然接受,偶尔喘息,但还不够动听,嘴巴从后半段开始就不停的说话,偶尔停下几秒来汲取我的体液安慰他自己。

真是让人生气又躁动不已。

来这儿的人目前就只有一个,肏的他怀孕,受精之后三个月左右就能生下孩子,争取两年抱俩,一年一个,十分均匀的搭配。

名字我都想好了,他叫N2,我宠他,所以我们的孩子叫N2证书。

十分高大上档次。

可是眼前我面对的是,对方不乐意怀上我的崽,甚至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冲我一笑,说:“谢谢嫖资450。”一边说着还一边收回了快乐前的测试题,我呸了一句,骂他还真是一点不浪费啊。

他欣然接受,却一点没有出声挽留我的意思。

我知道的,我现在站在了天台,这里风好大,我好害怕。

他找人托了一句话对我说:难道你不想拥有我吗。

我冷笑一声,从天台爬了下来。

来年再见,总有一年肏的你受孕,争取三年抱俩,名字我都想好了。

N2证,N1证,翻译证。

——

考级时我就像嫖客,嫖完他爽就跟我回家生崽了,不爽它就留在那里,等我下次再来,他换上了新衣服,可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没有变化。

他真是一个小婊贝,又骚又矜持的不像话。


2018.5.20给我家周防尊的情书:

他这个男人可真是性感,一举一动都对我有致命般的攻击,直冲着心脏,毫无气力去抵抗,心甘情愿被他所束缚。
想被他揉脸,感受他手上的茧子在脸上来回摩挲,闭上眼去感受,去感觉,有些扎人又充满了温暖不舍推开。
想走在他前面像个孩子一样,一蹦一跳地,停下脚步时他一下子就发现了我耳后的透明耳堵,抬手地动作缓慢,捏了捏我的耳骨。
大脑像是得到什么指令又或是它拥有自己的感触,我控制不住情绪,下一秒一定会哭出声来。
我跟他的耳洞打在了相同的位置,我对他说:“不要紧,我能承受。”
他的话不多,从口袋里掏出压扁的烟来点燃,单手在空中晃悠。我立马过去牵住他的手,长指甲压着他的手背并未留下痕迹,我倒是希望能留下些什么痕迹。
“我活在梦里,那里有一个你,但还不是全部的你。”
“我喜欢你。”
“我爱你。”

不得不说

其实我这人对cp没啥洁癖的,即使是官配,有人发粮,好吃就吃,只是作为一个写手(渣画手……嗯)来说我还是比较尊重官配所以不会写逆拆cp。
简单来说就是,吃但不会写。
其他cp我好吃的都吃啊,只要不踩雷区就行。
我管是他搞他还是他搞他,有得搞我就美滋滋了😂

2018.2.14的情书

2018.2.14
给我家周防尊的情书:

今天的我依旧跟以往一样,越发痴迷,被你吸引,巴不得到你跟前轻声诉说这份爱意。

跟你抽着一样牌子的香烟,拥抱身边的朋友,思考你的身上到底拥有怎样的温暖,才能让我这般难过。
甜言蜜语估计你也腻了,开始变得与你相似的我同样不喜欢拐弯抹角,单刀直入的说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混蛋,而我无可救药的喜欢你这个混蛋。
你我之间并没有对于双方的回忆,所以那儿怕是我单方面的也好……
我喜欢你,在这份喜欢进化成爱之前我有一件十分后悔也感到抱歉的事情不得不对你坦白。
我有一件做错的事情。
我错在不该只在人后悄悄亲吻你,我错在隐藏这份对你的感情,对旁人的不理解没有做出反驳。
你很棒,我心仪于你,这值得自豪,所以无须感到难以启齿。
察觉到这点的我开始做出改变,但是只是这些还不够,我相信你也不会嫌多。
隔着一个次元的你,余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思念跟无法道明的愧疚……以及日夜满溢的名为爱的欢喜。

①宗像礼司

*严重ooc
*拒绝撕逼
*不服憋着
*BE注意
*前方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荏苒中度过蹉跎岁月,如同桎梏,从点地脚尖直至脑内思想。
帝王,最终归于命运,倒在某人的剑下,依靠着他的肩短暂的停泊。
“活着真好啊……”帝王如此说道。黯淡下去的双眸在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染血的雪地,纯白无垢,帝王觉得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景色。
缱绻着对世间的迷恋,却在最后不带任何犹豫的赴死,真是个过分的帝王,即使这样他也是个好王。
某人用帕子轻轻的擦拭的剑刃,泛着银光,像是一切从未发生,可那人身上的血迹又是如此明显。
转身的瞬间衣摆在空中晃过半圆的弧度,带着冬日特有的寒风不自觉将手指用力的蜷缩进掌内,背对着所有人的背影是挺立的,正如他所说:吾等大义无霾。
帝王在那日陨落,悬挂在高空的达摩克雷斯之剑在那男人的大义之剑贯穿心脏时一同陨落。
飘零下的点点雪花陪伴着贯彻了帝王半生的残垣,一同散去。
沥沥,沥沥。
云兴霞蔚,终将在某日集结,终将重蹈覆辙,终结走向死亡,终将——
“什么都别说了。”恍惚间,男人想起了帝王的话语,宛如大提琴般的深沉,又宛若拥有着歌者般的磁性,那声音仿佛只在梦里出现过,富有感染力而却说着让人不禁泪目的话语。
弑王的惩罚,高挂在男人头顶的剑上出现了和最初帝王走向终结的裂痕。
男人轻哼一声,旋即微笑着走向了和帝王有着微妙差别的路。
男人坦然的接受了代价,步伐轻缓,稳重。脚下的道路虽是朦胧,可也绝不黑暗。
*为您的庄严宣誓,剑之所向即为吾等所贯彻大义之路,了无阴霾,此生亦已,绝不动摇。
*将虚实掩盖即真实,而,时光终将淡化过往。

1.无名【周防尊】

周防在床上也不算温柔。
以下是不愿提供姓名的知情人士提供的情报。
他不是个喜欢将对方牢牢束缚的类型,他会由着床上的人尽情的闹腾。
他也不会说些什么动听的情话,那也对,他如果会说些甜言蜜语我倒是担心是不是鬼上身了。
虽然我并不信那些。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吧。
一边在进入的时候一边说着:“宝贝,放松,我会轻点的。”……我觉得我们两个的床上关系到头了,你去找别的宝贝吧。
好吧,我承认这很扫兴。
——
以上纯属乱编无官方承认。
233333